承认公众人物的标准和隐私报告的界限

本文分析了公众人物的识别标准及其隐私报告的界限。

关键词公众人物隐私报告

承认公众人物的标准和隐私报告的界限

承认公众人物的标准和隐私报告的界限

公众人物是媒体报道的焦点,也是与媒体争议最多的诉讼之一。持续争议的主要原因是法律中没有关于公众人物的规定。司法实践中没有明确的判断标准,理论研究极其薄弱。学术界尚未形成明确的公众人物系统理论,从媒体的角度探讨如何避免违反公众人物隐私的文章更是如此。目前的实践和理论研究状况使得媒体经常处于“跨境”状态,在报道过程中损害公众人物甚至普通人的隐私权益。本文认为,媒体可以把握以下两个问题,并可以尽量避免侵犯公众人物的隐私权。该标准得到公众人士的认可;第二是公共利益保护的边界。

用于识别公众人物的鲲标准

至于承认公众人物的标准,中国现行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法学界的学者观点存在很多差异,但大多数学者认为公共利益是界定公众人物的核心因素。拟议标准与两位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意见有关。沃伦大法官相信。 “公众人物指的是公民参与公共事务和公共事件的意见和行动的程度,通常是政府官员关注公民对同一问题和事件的关注程度。”哈伦法官也是相信“公众人物参与了被证明是合法和严重的公共利益问题的人。”虽然两位法官发表了不同的陈述,但他们都提到公众人物与公众利益密切相关。

将公众利益视为公众人物存在许多问题。因为涉及公共利益的争议的普通人也会被公认为公众人物,然后会减少对他们人格权的保护,这对普通人来说是极不公平的。美国最高法院也试图利用公共利益作为识别公众人物的标准,但最终由于新闻自由的过度偏袒而放弃了。在1971年Rosenblum诉City News Company一案中,法院将“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中确立的实质性恶意标准适用于官方鲲公众以外的所有与公共利益相关的个人,以谋取公共利益。作为降低个人利益的标准。然而,在1974年的Guts v.Welch案中。联邦最高法院放弃了公共利益标准,并裁定在沙利文案件中承认的新闻媒体的特权仅适用于涉及政府官员和公众人物的案件。根据公众人物概念的目的和社会的一般概念,可以根据以下标准确定公众人物,首先,具有一定程度的可见度。意识是影响的基础。至于公众知道的程度,应该通过将特定情况与诸如时间鲲环境等因素相结合来确定。在认识到人气的时候,并不仅限于为全国人民所知。在某个地区拥有一定声誉的人也可以成为公众人物。此外,人气不仅限于良好的声誉,不良声誉也不会影响其成为公众人物。对受欢迎程度的认可是基于客观标准,并通过普通人的普遍看法来判断。?其次,形成社会意见鲲社会问题鲲社会成员的言行有重大影响。使用“影响力”作为标准的原因基于以下两个原因。首先,整个人口的发展是一个庞大的系统。每个成员都关心系统的轨道是否在偏离,公众人物对其他社会成员和公共事务有很大影响。超过普通人可以影响社会制度运动的方向,因此,公众人物必须在媒体和公众的监督下生活。其次,作为社会群体成员的观众有权知道正在发生的环境变化。大众媒体有责任向公众报道世界的变化。这是大众传播的环境认知。公众人物长期以来一直是社会环境的一部分,因为它们对社会利益产生了重大影响。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客观地识别公众人物,不再考虑“自愿”等主观问题。

两个鲲识别出几个有争议的字符

根据以上标准,可以得出结论,文学明星鲲体育明星鲲文化名人都是公众人物。但是,任何标准都会有边缘区域。当经常遇到媒体报道时,很难判断。以下三种类型的人是否可以被识别为公众人物是一个典型的争议问题。

1名政府官员

政府官员是指为政府机构服务的国家公务员。大多数学者认为官员也是公众人物的一部分。本文认为官员和公众人物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虽然他们的权利表面上有限,但应由媒体和公众监督,但两者之间存在明显差异。

首先,他们监督的原因是不同的。公众人物应置于媒体监督之下的原因是公众人物对社会意见的形成有重大影响。鲲社会问题对社会成员的言行产生重大影响。官员应该受到公众监督的原因是因为官员掌握着人民。授予权力,行使这些权力对人民的利益有更大的影响。正如一些学者所说,“政府官员是根据选举或法定任命选出的,依法享有公权。他们影响社会的原因是享受公共权力;公众人物是在公众舆论中形成的,反之亦然。影响公共事务的人。其次,官员并不像公众人物那样众所周知。一些官员在人民中享有很高的声誉,而大多数官员则没有。对于政府官员来说,媒体可以像公众人物一样受到监督,不受公众人物的限制,无论官员的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如何。 2新闻事件的主角应该把新闻事件的主角视为公众人物。?首先,如果是新闻事件而不是导致媒体和公众利益的角色本身,新闻事件的主角不是公众人物。例如,徐渭案的判决引起了全社会的积极参与和思考,但我们真正关心的不是人物本身,而是一个以其为代表的社会现象。

其次,如果新闻事件中的某个人对社会意见的形成有更大的影响,那么他就会成为一个公众人物。例如,当新华社山东分社的记者报道她是她时,人物张海娣。她仍然是一个普通人。后来,在被国家媒体报道后,她很快成为了这个国家青年的偶像。这时,她已经是一名公众人物了。

3名前公众人物

在媒体报道中,经常可以看到前公众人物的“翻新报告”。本文认为,媒体只能看到它在报道时是否会对社会意见产生一定的影响,无论他是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还是参与公共事务。例如,前南非总统纳尔逊曼德拉,一位世界着名的政治家,在1963年被判入狱之前是无可争议的公众人物,但他在1963年至1990年间被关押了三十七年。与此同时,他没有政治立场,远离公众的视野,过着几乎孤立的生活,无法直接参与公共事务。然而,这并没有影响他对公众的巨大魅力和强大影响力。因此,尽管他近四十年来没有参加过政治活动。但由于他对公众舆论的强烈影响,曼德拉仍然是公众人物。

三个鲲公众人物隐私报告界限

Justice Mustier(Mustill先生认为“个人隐私是一个自由和个人的空间,相当于一个外壳,一个封面或一把伞......,隐私保护个人空间免受他人侵害。”一个非常生动的比喻,隐私正在保护我们的个人私人生活空间就像一个贝壳。但并非所有人都受到同一空间的保护。我们至少区分两种公众人物和普通人。前者受到保护。隐私空间明显少于后者。但是,不是公众人物的所有公共生活都需要置于媒体的监督之下,媒体也应该遵守一定的报道标准,否则也会侵犯公众人物的隐私权。一是公共利益优先的标准。在公众隐私的报道中,媒体应该首先坚持“事物”而不是“人”。公众人物可以在媒体上报道公共利益问题。因为人们有自然属性s。,也有社会属性,人们的社会属性决定衡量新闻自由和隐私冲突,还要考虑媒体采访报道的目的是,如果是为了公众利益报道,隐私权利也应该是适当的让步。哈耶克指出,人们已将自己的一部分利益移交给国家鲲社会管理,并汇集成公共利益,而公共利益也可以限制人们的利益。只有在有必要实现普遍利益或公共福利时,我们才能限制个人权利。《这是我们自己的社会传统的重要原则。中国的民法学者也正确地指出,如果说人的自然属性决定了人格权优先于新闻自由权的原则,那么人的社会属性决定了这一原则。公共利益应该优先考虑。当然,公共利益是一种“罗森伯格”的概念,到目前为止,形成一个统一的,可操作的概念和标准,需要根据具体情况来评判公共利益。?第二,“公正关注”的标准。一些私人的私生活信息与公共利益没有直接关系,因为公众有浓厚的兴趣,媒体可以正确报道。 “公众的积极关注”意味着公众有合法利益,并有权知道所知道的事情。一些学者将“合法的公众关注”视为“新闻价值”。但从概念上讲,“合法的公众关注”具有规范性,“新闻价值”是事实上的判断。这两者的性质是不一样的。第三,基于个人尊严的标准。媒体也可以正确报道与公众利益无关的公众人物的个人生活,但媒体报道不能损害公众人物最基本的个人尊严。我国的一些学者认为“法律应该至少为主体的私生活保留空间。无论主体的身份如何,即使是政府官员鲲的影星,其隐私权也不能被任意侵犯。新闻自由。“第四,标准的轻微损坏。如果媒体只对公众人物的个人尊严造成轻微损害,公众人物就有责任。这是我们的法院在司法实践中创立的原则。 2002年12月,在上海静安区法院一审判决范志毅对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的诉讼案中,法院指出,即使原告认为有争议的报告被提名,也有人怀疑赌博对其声誉有害。作为公众人物的原告,应当容忍和理解媒体在行使适当的舆论监督时可能造成的轻微损害。



上一篇:化学教学中情感教学的实践与探索
下一篇:简要介绍了“整体主义”对人类中心主义的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