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要介绍了“整体主义”对人类中心主义的误解

论文关键词人类中心主义人类中心主义人类整体主义

论文中的人类中心主义脱离了二元论模式,把握了人类中心主义的具体内涵,并将其误解为“人类整体主义”。 “人类整体主义”是一个极具欺骗性的概念。从国际环境正义的角度来看,维护发展中国家的权益是极为不利的。通过对西方生态伦理中人与自然关系的抽象阐述,我们应该探讨隐藏在西方学术话语背后的生态帝国主义和生态殖民主义的奥秘。

生态伦理领域的两种对立趋势未能准确把握人类中心主义的本质。非人类中心主义将人类中心主义误解为“物种自身利益”,而人类中心主义则将人类中心主义视为“人类整体主义”。与“物种自利”相比,“人类整体主义”更具欺骗性。

简要介绍了“整体主义”对人类中心主义的误解

人类中心主义提倡抽象的“人类整体主义”。

人类中心主义是一种支持和支持人类中心主义的观点。简单地融合人类中心主义和人类中心主义的传统做法无助于准确把握人类中心主义的本质。作者主张区分这两者。与强烈批评人类中心主义并将人类中心主义视为环境问题的罪魁祸首的非人类中心主义不同,人类中心主义坚决捍卫人类中心主义,并主张环境问题不仅是人类中心主义的错误,而且解决环境问题必须以人类中心主义为基础,解决环境问题,克服生态危机必须依靠人类中心主义的支持,人类中心主义是摆脱生态危机的唯一有效途径。

与非人类中心主义相比,人类中心主义是有价值的,因为它看到了环境问题的真正根源。也就是说,环境问题最终是一个人类问题,它反映了自然界人们之间的利益冲突。当然,它的合理性仅仅是那个。不再有更大的突破。根据对人类中心主义的理解,当代全球生态危机所反映的人与自然之间的尖锐对立是,历史上不同的利益一直在拼命追求自己的特殊利益和眼前利益,争取有限的自然资源和生存。只有从经济利益的角度来看,空间并没有考虑到生态效益的后果和人类的整体利益。环境问题源于根深蒂固的个人中心主义和群体中心主义。生态危机是由于个人主义,群体主义,民族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泛滥,以及偏离人类中心主义基本准则的后果。

个人中心主义和群体中心主义传播的原因在于,人类中心主义理论认为人们普遍缺乏“阶级意识”,不把人视为“阶级”或“阶级整体”。要克服个体集中制和群体集中制,必须注意“阶级整体”,“阶级主体”,“阶级主体”,大力倡导“人类整体主义”。人类中心主义认为,人类的整体利益是所有人类活动的出发点和归宿。没有人类的整体利益,人类对生态环境的保护和生态伦理的实践,就会失去内在的动力。根据对人类中心主义的理解,无论是国外的还是国内的,无论是人类中心主义还是自然中心主义,它们都是在对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最高利益的基础上实施的。 “所谓的生态中心主义实际上并没有离开。人类的中心。” “人类自身的整体利益是人类实践选择的唯一和最终价值尺度。这不可能超越或超越。”人类中心主义把人的整体利益视为生态伦理的理论基础,并认为只有生态伦理研究才能成为可能。否则,生态伦理既不会产生也不会存在,甚至不太可能发展。国内人类中心主义的典型代表和早期倡导者就是所谓的“走进来”。他们将人类中心主义定义为以人为中心的理论或概念,考虑到当代和后代的“阶级主体”,并倡导保护环境。维护生态平衡符合人类的整体利益。人类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是衡量标准的基本尺度。由于个体集中制和群体集中制导致了全球生态危机的出现,在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时,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应该有意识地超越自身的特殊利益,以人的共同利益为基本价值尺度。

人类中心主义强调个人主义和群体中心主义在任何时候都仍然起作用,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只有在追求自己特殊利益的同时,才能认识和关心同类人类中其他利益相关者的价值。而利益仍然无法获得,非人类中心主义谈论自然事物的内在价值和非人类事物的利益是无益的[3]。基于这种理解,人类中心主义将“人类整体主义”视为克服生态危机和解决环境问题的灵丹妙药。

在西方生态伦理学领域,人类中心主义恰恰是因为“人类整体主义”的救命稻草,它能够逐渐摆脱困境,在与非人类中心主义的辩论中扭转局面。同样,国内伦理界也经历了这么悠久的历史。在短暂的非人类中心主义之后,人类中心主义逐渐演变为学术上的“正统”。应该承认,这种理解比盲目地指责“人类”的非人类中心理论更容易接受。然而,简单地诉诸“全人类”,诉诸抽象的“人类整体主义”来解决问题的想法,只是建立在人类整体利益的基础上,一切都来自人类的整体利益,遇到的生态伦理。理论问题可以解决。环境运动可以很快取得成果,恐怕仍然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其合理性也值得怀疑。

二,“人类整体主义”的概念分析

人类中心主义对人类中心主义作为“人类整体主义”的理解实际上是一种误读。解释人类中心主义的范畴,有两个关键词“人”和“中心”。虽然人类中心主义解释人类中心主义,但它只看到“人类”并忘记了“中心”。所谓“中心”是指“集中制”思维方式。从思维方法的角度出发。 “中心理论”是一种二元实体思维范式,它是典型的二元逻辑框架,或二进制层次结构。 “中心理论”将二元关系中的一个作为绝对中心,将另一个作为下属和边缘。例如,“地心”以地球为中心,太阳和月亮等天体是从属的。从概念原型出发,人类中心主义以“地球中心”为假设。根据二元思维方式的“中心主义”逻辑,“人”与“自然(环境)”是分开的。分为两个相反的两极,以“人”为中心,“自然”从属于“人”,“人”主导“自然”,称为人类中心主义;以“自然”为中心,“人”从属于“自然”,“自然主宰”人性“,被称为自然中心主义。可以看出,人类中心主义是指”以人为本“或”以人为本“。基本意义是“人”是至高无上的,“自然的”是从属的,而“人”则是“自然的”。换句话说,它是征服,控制,统治和奴役“自然”的“人性”。

毫无疑问,这种二元思维方式并不正确。它不仅区分了双方的密切联系,也简化了双方的互动。从历史上看,与人类完全分离的所谓“自然(环境)”概念在现代之前尚未产生。 “自然(环境)”与“人”的分离完全是现代西方文化的产物。有人甚至认为“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中,可以说整个西方文化传统的核心是人类中心主义。”现代西方文化将人与自然,社会与自然的自然联系分开,使人与社会成为“外在”与“自然”的理性存在。

这种僵化的思维模式已成为近代西方思想的传统。自然科学的发展表明,“地心的理论”是默默无闻的产物。虽然“天心论”起到了启蒙的作用,但与无限天界的“无中心论”相比,它仍然是有限的。随着人们理论视野的扩大和理解的进步,人们终于确认“人性”不是中心,“自然”不是中心。从人与自然走向和谐的角度来看,人类中心主义和自然中心主义实际上都是片面的。

基于对人与自然二分法的“中心主义”思想,可以清楚地看到,人类中心主义所维持的所谓“人类中心主义”已经悄然转变为“人类整体主义”。虽然这种转变似乎有点合理,但这是一种耍弄偷窃概念的伎俩,这是对人类中心主义概念的误解。这种解释表明,人类中心主义已经调整了构成“中心主义”的二元实体。人类中心主义是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自然”,人类中心主义和自然。集中制是相反的。然而,在新的人类中心主义解决方案之后,它已经成为一个整体的“人”,一个“群体”和“个体”的一部分,成为“人类整体主义”,反对群体的自身利益和个人主义。 。这种误解和转变是巨大的。在这种转变之后,人类中心主义被解释为“人类整体主义”,而不是人与自然两层中的原始人类中心主义。由于人类中心主义背景下的人类中心主义已经改变了命题的具体内涵,我们对人类中心主义的解释不再能够遵循这一思路,而应该有意识地避免这种陷阱。三,“人类整体主义”的幕后故事

人类中心主义无条件地将人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视为生态伦理的价值基础,促进了超越特定利益的所谓“阶级化”利益。比非人类中心主义更具欺骗性和欺骗性。这种所谓的“普遍伦理”似乎是合理的,但事实并非如此。如果你对西方学者感人的话语感到困惑,你就看不出它隐藏的神秘面纱。发展中国家最终将受到环境问题的影响。应该认识到,促进抽象的人类概念蓝色无助于从根本上解决环境问题。 “人类整体主义”的幻觉是真正的利益是具体的。目前,没有“地方利益的存在,超越地方利益,抽象人类利益”。 “实施人类活动是建立在人类整体利益的基础上,消除地方利益与整体利益的对立。只有消除生产资料和生存资料的私有制,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制度是不现实的。 “。为什么整天都在谈论“人类整体主义”呢?

更重要和更实质性的问题是在现实条件下促进抽象的“人类整体主义”,这符合每个人的最佳利益。只是对国际环境正义问题的一点调查不会更符合发达国家的利益。在全球生态问题上,发达国家经常使用“人类发言人”为发展中国家等环境问题负责,并为发展中国家寻求强有力的环境保护措施,以维护全球生态平衡和保护生物多样性。但是,由于发展中国家人口众多,经济落后,经济的发展必然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当然,这个价格是人们不希望看到的,它应该尽可能少,但从实际的历史过程来看,除了简单地放弃工业化之外,它必然会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如果他们为人类的共同利益作出牺牲,那么他们的国家利益就会因经济的缓慢发展而受到损害。问题的关键在于,现有的环境问题和生态危机是发达国家数百年来持续破坏环境的累积效应。发展中国家的生态影响不足以产生全球环境问题,因此责怪发展中国家的责任是极不合理的。

问题的关键在于,西方工业国家的发展是以掠夺发展中国家的自然资源和牺牲第三世界国家的生态环境为基础的。一方面,他们不愿承认造成和造成环境问题的历史责任。他们没有反映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口12i,他们消耗了世界五分之四的资源,商品和服务。恶化全球生态环境质量的行为没有得到有效的约束和融合,但它们总是试图推卸或规避管理全球生态环境的责任和义务,甚至继续秘密地将环境污染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另一方面,它指责发展中国家,甚至要求发展中国家放慢甚至停止经济发展。发达国家已经走过了污染控制的道路。他们进入了知识经济社会,信息社会和后工业社会。经济形势和物质生活达到了更高的境界。因此,为了确保高质量的生活,我们更加关注环境和生态问题。但是,这无疑对落后国家的经济发展提出了更为苛刻的要求,也设置了更多的障碍。这是非常不公平的,因为发达国家的长期污染和环境破坏的责任已被注销,但它已针对刚刚进入工业化的国家。在这样的国际环境中,抽象的“人类整体主义”的推广极易为发达国家干预甚至阻碍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提供依据。生态领域国际斗争的历史和现实已经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

西方发达国家的制度性质和文化性质决定了它们宁愿试图遏制落后的国家发展手段而不是放弃其既得利益。尽管发达国家以牺牲发展中国家为代价牺牲生态环境来发展经济,但它们似乎非常关注。他们担心人类的未来,但他们已经遇到了诸如高科技环保技术等实际问题。在转移问题上,没有不愿做出必要的牺牲。他们奉行高科技封锁政策,发展中国家以高价购买科技成果。如果发展中国家负担不起,他们宁愿让技术成就闲置而不是与发展中国家分享。因此,其环保动机的真实性值得怀疑。

事实上,西方国家及其学术代言人不愿意轻易放弃的所谓“全球责任”,就是试图通过欺骗性的文化宣传(如倡导经济)来维持和巩固世界上现有的贫富模式。零增长)。为了实现愚弄落后国家和人民的目标,我希望落后的国民放弃工业化,为保护环境做出牺牲。人类中心主义提倡抽象的“人类整体主义”,并且是在“拯救人类”的旗帜下,这是他们的阴谋诡计之一。从本质上讲,西方生态伦理学者希望实现确保发达国家的生活质量不会下降,落后的民族应该保持现有水平的目标。因为只有落后的人不遵循工业化的道路,才能确保没有遭受工业破坏和污染的“荒野”真正得到保护。

一些西方人类学家站在维护发达国家利益的立场上,倡导贫穷国家的基本权利,以维护富国的生活方式。 G。哈丁的“1ifeboatethics”是一个“在发达国家具有默认代表性和影响力”的模式。在哈丁看来,人类是在海中挣扎的受害者,拯救生命的工具是少数救生艇(少数发达国家),而救生艇被许多在水中挣扎的人(发展中国家)所包围,他们就是我想爬上救生艇。然而,由于救生艇的承载能力有限,将更多人拉入救生艇会威胁到救生艇的安全,因此救生艇上的人不应该试图拯救那些在水中挣扎的人。哈丁宣称“我们怎样才能帮助其他国家避免人口的命运呢?很明显,我们应该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提供粮食,原子弹可能更加仁慈。”可以看出,所谓“人类整体主义”的普遍价值实际上是伪装的西方中心主义和西方霸权主义。应该认识到,西方生态伦理学反映了西方学者对环境问题的反应。它属于西方文化,属于西方民族的意识形态。它背后的意识形态意味着西方民族的利益和价值观。归根结底,西方的非人类中心理论和人类中心主义都是服务于西方发达国家的环境保护运动。在其宏伟的口号下,狭隘的民族自私被隐藏起来。

简要介绍了“整体主义”对人类中心主义的误解

生态领域的国际斗争是国际反对后殖民主义和霸权主义的一部分,是维护发展中国家合法权益的一个方面。在这个涉及发展中国家根本利益的问题上,促进普遍的“人类整体”普遍价值是有害的,从根本上解决生态危机没有实质性的帮助。环境问题的根源是人们生产方法的问题。生态危机的本质是人类社会的深层文化危机。因此,解决环境问题的根本途径在于人与自然的和谐,文化的创新和文明的转型。新的学说体系和共产主义的美好未来。只有通过超越资本主义,超越西方工业文明,而不是停留在现有的制度模式和文明的框架内,只有创造新的文化和新的文明,才能真正彻底地解决生态问题,人类社会才能拥有光明的未来。 。否则,在资本主义制度模式下,即使在西方工业文明的框架内,即使每个人每天都成为环保主义者和口号“人类整体主义”,环境问题也无法彻底解决。



上一篇:承认公众人物的标准和隐私报告的界限
下一篇:乔治艾略特的伦理思想探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