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洞穴隐喻”的新解决方案

[]洞穴隐喻是柏拉图在哲学家王的论证中使用的着名断言。作为人类社会的隐喻,学术界对此进行了不懈的研究。然而,先前对洞穴隐喻的解释是围绕人类获取真理或柏拉图哲学思想的过程进行的。本文从一个新的角度重新解释了这个隐喻,强调了洞穴隐喻中两个不同世界的关系和共存,以及洞穴内心世界的一些合理性以及没有真正知识的囚犯行为。

柏拉图“洞穴隐喻”的新解决方案

[关键词]世界之外的世界关系

洞穴隐喻是《理想国》中柏拉图的三个隐喻之一。它使用视觉故事来解释获得真知识的人与没有获得真知识的人之间的差异。柏拉图认为,只有达到最高知识水平的哲学家王才有能力掌握国家,并提出着名的“洞穴隐喻”作为人类社会的隐喻来解释哲学中的“善”和习得。感。知道的过程。长期以来,学术界对这个寓言有很多解释,但其中大部分是基于对洞外世界的理解以及两个世界之间的关系。本文试图从一个新的角度得出不同的结论。

一,导言

洞穴比喻将人类的存在与洞穴中的囚犯进行了比较。这些囚犯从出生开始就被锁在链子和脖子上,无法移动。他们看不到任何东西,除了他们前面的矮墙上的投影。囚犯在生活中看不到任何其他东西,他们认为墙上的投射是真实的存在,甚至通过认知投射的顺序在名誉和权力上竞争。有一天,一名囚犯意外地转过身来,发现他认为理所当然的只是一种虚假的错觉。当他走出洞穴,看到现实世界和外面的太阳时,他意识到洞穴里的竞争是多么荒谬,所以他回到山洞里拯救他的同胞。但让他感到惊讶的是,没有人相信他的话,但他继续说服他的同伴时被愤怒的囚犯杀死。从洞穴的内容来看,我们可以看到柏拉图描绘了人类的两个特征。首先,人类完全被限制在洞穴中。其次,对于每个囚犯,他们都有“洞内”和“洞外”两个不同的世界。关键是如何理解这个寓言中的符号及其在寓言中的特征。

其次,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

根据柏拉图关于人类的哲学思想,人类个体面临着两个制约因素。一个约束来自身体对灵魂的约束,另一个约束是对个体的社会约束。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类从出生处被锁定的投影的描述只能看到它前面的墙上的投影反映了第一个约束,并且它们被约束在洞中是第二个约束的写照。这意味着没有周围环境就没有人能够存在。具体来说,在柏拉图的哲学中,人类存在首先来自身体和灵魂的结合,身体与灵魂结合。在一个人的生命中,灵魂附着在身体上,通过身体感知世界,所以人们只能看到真实物体的“投射”,就像洞穴中囚犯的生命一样。然而,人们也通过与同一群体中的其他人的接触和合作而存在。只有人类社会,名利,地位和权力的竞争无处不在。

人类在竞争和认知中生存。但是,为了维持这种群体生活,人类必须首先拥有一套公共价值评估规范,这些规范可以通过教育来学习,这是社会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否则,如果一个人与每个人的价值不同,它将被小组驱逐,就像在寓言中返回的囚犯一样。因此,洞穴中囚犯的生活反映了人类社会的规则。我们就像被困在社会洞穴中的囚犯。 3.洞穴内外世界的统一

从一开始,学者就用感性世界来解释洞穴的内心世界,用理性世界解释外部世界,并相信人类陷入了这样一种两难境地。事实上,这种二元论的困境并不存在。洞穴内外没有两个相反的世界。让我们这样看待它。寓言中唯一逃脱的囚犯回来后找到了现实世界。这似乎是回归的先决条件。但这只是一个意味着方向的行动。寓言中的这种回归动作指的是与锁定的囚犯不同的固定视力,以及有理由获得“好”的想法。在这里,柏拉图区分了两种形式的“外观”,但没有将两者完全分开,相反,他将这两种形式统一起来。他强调,人们应该坚持最高概念的“善”,以全面了解整个世界,并与变化的世界保持同步。

上述陈述也可以在老庄哲学中找到。老子发展了“道”理论,这是自然所遵循的法律,标准和原始。他提出了“相反的,道的运动”。老子认为任何发展到极端的东西都必须转变为相反的极端。因此,无论名称和无名,荣誉和耻辱,聪明和愚蠢。老子揭开了世界对立统一的规律,实现了事物之间的对立和相互转化。

因此,内外世界也可以被视为相对独立。丢失任何一个,另一个将毫无意义。既然这两个世界并存,那么人类就不会被困在其中。

第四,洞穴隐喻的其他解释可能

在寓言中,太阳的真实存在和投射的幻觉是预设的已知事实。事实上,柏拉图在这里将事物的存在与真实知识的确定联系起来。如果我们在得出结论之前保持公正的判断,我们可能会问:“当我们怀疑囚犯投射洞的确定性时,基点是什么?”另一方面,哲学家是受害最少,受苦最少的人。以苏格拉底和柏拉图为例。苏格拉底因为对国家的热爱,对各种不合理的社会现象进行了严厉而充满激情的道德批判,尽管他讽刺了腐化同胞的风俗,以提高他们的道德成就,对国家的忠诚和他的杰出贡献。哲学就是死刑。柏拉图三次离开西西里岛,以实现民主的理想。当他与政客发生冲突时,他差点被卖到奴隶市场。

柏拉图“洞穴隐喻”的新解决方案

引用

[1] guoshangxing,shengxingqing.ahistoryofchineseculture.kaifeng: henanuniversitypress,1993。

[2] lizhenzhong.anintroductiontowesternculturalstudies.chongqing: sichuaninternationalstudiesuniversitypress,2007。

[3] plato.republic。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98。

[4]冯一清,胡伟。 “雇佣囚犯和Lightbringers——柏拉图对洞穴的道德分析”。红河学院学报,2006,(06)。

[5]黄小坤。柏拉图认识论述评。文汇教育,2006,(06)。

[6]林美茂。重新理解柏拉图的“漏洞”问题。南开日报,2006,(03)。

[7]刘世玉。 “柏拉图洞穴,灯光,思想与其他。”沙洋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5,(03)。

[8]张志伟。第15次西方哲学讲座。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



上一篇:城市垃圾处理方法分析
下一篇:我国国家科研机构知识产权管理机制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