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共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政府对石油公司的补贴和暴利税的问题

造纸油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动力燃料和化学原料。石油及其产品广泛应用于生产和生活的各个方面。如果将这个国家比作高速机器,那么石油就是这台机器的燃料。没有石油,这个国家就无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在历史上,由于石油,已经发生了无数次的战争。可以看出一个国家及其居民有多少石油存活!

中国是一个总人口约1.5的国家,现在以每年10%gdp的惊人速度增长。 2007年,中国的石油进口量已达到1.968亿吨,约占中国石油消费量的45%。这个数字已经引起了党中央和业界的关注。中国的石油进口量将继续增长。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对石油需求的需求将越来越大,进口量将相应增加。这是一种必然趋势。国际能源署(IEA)预测,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消费者购买汽车,到2030年,中国80%的石油消费将依赖进口石油。对进口的依赖很快超过了50%,这基本上已成定局。可以看出我们国家对石油的依赖程度已经达到了多少!

今年,随着世界经济的发展,石油作为稀缺资源,国际油价也大幅上涨(图1-1)。世界已告别低油价时代每桶20x17,763美元,取而代之的是每桶90、100甚至更高。因为中国正在实施国际石油价格机制。也就是说,原油进口符合国际价格,成品油价格不涨。这表明炼油厂销售的成品油价格比购买的原油价格便宜。这导致石油公司在炼油和销售部门遭受损失。 2006年3月,国家开始对三大垄断石油巨头征收石油利润税。流行的一点是,国家对垄断造成的超额利润征收费用,用于补贴弱势群体和公益事业。

此时,石油巨头一方面以炼油和销售部门亏损为由向国家补贴100亿元。这笔钱完全来自我们的纳税人;另一方面,在承担暴利税的基础上,不断要求石油改革和发展委员会提高成品油价格。为了弥补他的暴利税的损失,让我们的人民生活在高昂的生活环境中。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该国对三大石油公司的暴利税仅占其利润的10%-20%。此外,炼油和销售损失并没有动摇他们的成就。中石油在日本超过丰田。作为一家在亚洲赚钱的公司,公司员工的福利稳步增长,达到了外界的目的。看到这一点,我们可能会怀疑,如果国家应该给予补贴吗?是否会提高成品油的价格?作为一家垄断的国有企业,中石油应该承担一些亏损吗?等等。下面,我将从公共经济学的角度详细阐述几个具体问题的具体分析。一。不应该由政府补贴

在中国,石油开采由三个垄断机构共同完成。它们是国有的,由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石化和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完成。它们的产生如图(1-2)所示。

利润来自垄断,垄断产生利润。下面,我们来看一个经济学模型,看看垄断是什么样的暴利,以及政府为什么要补贴它。

如图1-3所示,横轴表示产量,纵轴表示价格。曲线d和mr分别是制造商的需求曲线和边际收益曲线。另外,为简单起见,假设平均成本和边际成本相等且固定,它们由图中的水平直线ac = mc表示。垄断者利润最大化的原则是边际成本等于边际收益。因此,垄断制造商的利润最大化产出是qm,在这个生产水平上,垄断价格是下午。显然这个价格高于边际成本。

显然,上述垄断制造商的利润最大化并没有达到帕累托最优状态。利润最大化情况未达到帕累托最优状态。在利润最大化收益率qm上,价格pm高于边际成本mc,这表明消费者愿意为生产额外的生产单位支付更多的费用而不是生产单位的成本。因此,帕累托改进的空间。例如,假设消费者以预定的垄断价格pm购买垄断产品qm。现在进一步考虑垄断制造商和消费者是否有办法变得更好。如果垄断者要生产一个以上的生产单位,让消费者以低于垄断价格但高于边际成本的价格购买单位,那么垄断者和消费者将从垄断中受益。因为单位产出的最终收益大于其他地方的成本;消费者的福利得到进一步改善,因为他实际上支付的最后一个单位的产出低于他愿意支付的费用。

垄断生产和垄断价格不符合帕累托最优条件。那么,帕累托最优条件何时实现?达到q *的收益率水平。在q *的输出水平,需求虚线与边际成本线相交,也就是说,消费者支付额外生产单位的意愿等于产生额外产出的成本。此时,帕累托改进的空间已经不复存在。因此,q *是帕累托意义上的最优输出。如果你可以尝试将垄断水平qm的输出增加到最佳水平q *,那么就可以实现帕累托最优。

一种可能的方法是垄断者同意生产产量q *并以等于边际成本的价格p *销售产品。结果,垄断者的利润减少(pm-p *)×qm。为了弥补亏损,政府提供至少与损失相等的一揽子付款。在支付这个方案之后,与垄断条件下的情况相比,消费者的福利仍然得到改善,因为垄断制造商从下午到p *带来的总收益被称为消费者剩余。那部分,区域为pmbaqm。这部分超出了垄断者利润损失(pm-p *)×qm的部分。超出部分是abc区域。区域abc是当输出从垄断qm加到最佳q *时产生的总收益。这种利益可以在垄断者和消费者之间适当地分配,从而使双方受益。这就是政府资助中石油的原因。

那么,我们应该给予补贴吗?

2006年,国家向中石油补贴100亿元。形成了对声音的片面反对。原因

首先,它与中石油一直表现出来的超级利润水平背道而驰,这让人们对其完整性产生了极大的怀疑。联想今年1月5日,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总经理姜洁敏在中央企业负责人会议上表示,“中石油是亚洲最赚钱的公司,不是其中之一,是第一家”。这使得人们不得不怀疑中石油是否依赖国家给予超额利润的政策垄断,而中国石油则对该国承受的损失表示不满。纳税人支付账单,这些账单通常很便宜且卖得很便宜。

其次,相对于中国石油公司的高利润,他们的一些损失可以由他们自己承担或消化。

根据国际惯例,当公司可能亏损时,公司可以通过减少员工福利来减少困难,但是我们得到相反的信息。今年上半年,中石油员工的薪酬成本从去年同期的170亿元增加到人民币224亿元,增长了32%。他们的解释是调整员工的工资,由于生产和经营的扩大,工人数量的增加导致员工成本的增加。

总之,我认为不应该给中石油等石油公司提供补贴。石油巨头扩大了当地的损失。、削弱了行业利润,然后依靠垄断权威和强大的资本来粉碎国家,但他们的战略。除了相关部门屈服于大公司的压力之外,他们的意图一直很成功。、公共财政太随机了。、管理不能按照规范运行。根本原因是《预算法》空缺。通过使用数十亿美元的国家资金来补贴富裕和油腻的企业,肯定会涉及预算调整。预算调整必须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在2005年的“补贴”、和2006年,它由财政部门直接支付。至于为什么它恰好是100亿元而不是99亿元,、正好是50亿元而不是51亿元,而补贴的原因是使用和描述,作为公共财产所有者——的国民,不知道。

征收暴利税是“祝福”还是“出租车”?

根据国务院和财政部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开征石油特别收益金的决定》、《石油特别收益金征收管理办法》的规定,自2006年3月26日起,国家已将石油生产企业出售给石油开采企业,原因是价格超过一定水平。收入。

刚刚宣布消息时,全国人民都鼓掌,但想一想,这是真的吗?是不是中石油还在等待?他是否有可能将税收负担转嫁给我们的人民?我们先来看看税负的无谓损失。如图(1-4)所示

什么时候没有税

什么时候有税

更改

消费者剩余

A + B + C

- (B + C)

生产者剩余

d + E + F

从公共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政府对石油公司的补贴和暴利税的问题

- (d + E)

税收

+(B + d)

总盈余

A + B + C + d + E + F

A + B + d + F

- (C + E)

区域c + e代表剩余的总减少量,代表无谓的税收损失。

我们知道,税收在买方支付的价格与卖方获得的价格之间产生了楔子。无论是对买方还是对卖方征税,买方和卖方之间的价格都是相同的。在这两种情况下,楔形是供给曲线和需求曲线的相对位置运动。在新的均衡中,买方和卖方分担税收负担,市场规模减少。并产生无谓损失(c + e)。 (项目税减少了消费者剩余(b + c)和生产者剩余(d + e)。由于生产者剩余和消费者剩余的减少大于税收(b + d),它会导致不必要的损失(c + E)。)

通过以上分析,中石油可以完全提高成品油价格,减少损失。事实证明,中石油凭借其强大的利益集团和强大的垄断力量,不断“蹲”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以提高成品油价格。 (图1-5)

时间

2005年6月25日

2005-7-23

2006-3-26

2006-5-24

2007-1-14

2007-10-31

2008-6-20

调整范围

汽油上调200元/吨,柴油上调150元/吨,喷气燃料上调300元/吨。

汽油、航空煤油上调300元/吨,柴油上调250元/吨

汽油、航空煤油上调300元/吨,柴油上调200元/吨

汽油降低220元/吨,航空煤油降低90元/吨。

汽油、柴油上调1000元/吨,航空煤油上调1500元/吨

事实已经摆在我们面前。由于政府希望让公众享受暴利税的好处,国家必须对石油公司征税,并辅以谨慎措施,以防止石油公司价格上涨或伪装价格。行为。

如果石油巨头不仅可以通过要求提高价格来传递“政策损失”,而且还可以向政府提供大笔补贴,那么公众呢?他们不仅是石油资源的名义所有者,而且也是石油公司的名义股东,但他们享受的待遇只是价格上涨,不能再次传递,然后被动地接受所有经济损失和由此带来的不便。石油短缺“。——公众遭受的“政策损失”不仅名副其实,而且完美无缺。这种“政策损失”要求政府补贴。三。如何使用暴利税?

显然,这些银币是由中国人共同使用的。据说这符合公众利益。但是有这么多中国人,一个人和两个脚印。如果这些银色的立足点与“女人的日子”过于相似,那么普通人将会在一杯水中无法解决问题。说白了,这些银必须用在刀的边缘。

经济界提出的向美国参议院提出“暴利税”的提议指出,所收取的“暴利税”将退还给汽油用户。那么,中国石油巨头支付的“利润税”是直接投入财政收入还是专项资金的基础上,比如回归汽油用户?

他的逻辑不是“愚蠢的”。他反对将“暴利税”归还给用户,因为退税将使人们消耗更多汽油,而需求的增加最终将导致价格上涨。更好的方法是将“暴利税”转移给那些愿意购买节能汽车的人,这最终会使汽油消耗减少、并节省能源。

事实上,无论是财政大本营还是专项基金,都要坚持“适应当地条件”的原则。中国有很多地方需要资金,比如扶贫等教育。此外,石油公司不是“刮”分,他们也需要钱,因为一些适当的利润的积累也有利于保护国家的能源供应和安全。

四个总结

公司追求利润最大化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石油垄断巨头一定不能忘记与普通民营企业不同的国有垄断企业的身份,也不能忘记他们应该承担的公共职能和社会责任。不能忘记,他们的垄断巨头几乎拥有全国的所有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他们垄断了石油进口权,享有其他企业无法想象的垄断力量。当国际石油市场出现剧烈波动时,垄断巨头应该有责任稳定国内市场,担心国家。石油的溢价部分应归国家财政所有,不应归企业所有。这是因为埋在地下的原油属于国有资产,应该使全民受益。



上一篇:中等职业学校实施柔性学术制度的必要性和优势分析
下一篇:汉语学习让现代人平静下来